<address id="lhjdj"><nobr id="lhjdj"><nobr id="lhjdj"></nobr></nobr></address> <address id="lhjdj"></address>

        <address id="lhjdj"><nobr id="lhjdj"><meter id="lhjdj"></meter></nobr></address>
        <form id="lhjdj"></form>

          此心安處是吾鄉

          • 1603157899
          • 北京日報

          方木魚 

          河南郟縣城西小峨嵋山東麓有座三蘇園,背靠嵩陽,南面汝水。公元1101年,蘇軾病逝常州,弟蘇轍及子蘇過遵其遺囑,葬蘇軾于此。11年后,蘇轍亦葬于蘇軾身旁。元朝時,郟縣縣尹楊允為蘇洵筑衣冠冢,合稱“三蘇墳”。小峨嵋山與蜀地之峨眉頗有幾分形似,因為蘇軾之故,這個默默無聞的小山丘得以青史留名。

          這個月華如水的秋季里,我捧讀李一冰先生所著《蘇東坡新傳》,為烏臺詩獄中虎口逃生的蘇軾,為被貶黃州狼狽至極的東坡先生,為北歸途中染疾而亡的文忠公泫然久之。

          為蘇軾作傳不是件容易事,這個名字太偉大。為蘇軾作傳又是件容易事,有那么多關于他的文字流傳下來。林語堂先生在1936年舉家赴美,隨身裝了一箱有關蘇軾的珍本古籍。1977年,林語堂英文版《蘇東坡傳》出版。他在開篇說:“要了解一個死去已經一千年的人并不困難。試想,通常要了解與我們同住在一個城市的居民,或是了解一位市長的生活,實在嫌所知不足,要了解一個古人,不是有時反倒容易嗎?……我讀過他的札記,他的七百首詩,還有他的八百通私人書簡……我認為我完全知道蘇東坡,因為我了解他,我了解他,是因為我喜愛他。”

          林語堂看到的是橫空出世、天才洋溢的蘇東坡,李一冰看到的則是在獄中狼狽至極的蘇東坡、出獄后虎口余生的蘇東坡,是從苦難、苦悶走向堅強、堅韌的蘇東坡。據李一冰之子李雍說,李一冰是從蘇軾被貶黃州動筆寫起,后來補綴前后,最終成70余萬字巨著。

          烏臺詩獄,貶官黃州,那是蘇軾一生坎坷漂泊的開始。以東坡詩詞為主線,將自己的悲辛窮厄融入字里行間,借東坡詩詞澆自己胸中塊壘,用一顆心靈回應另一顆心靈,這是李一冰與其他作者的不同之處。李一冰熟記蘇東坡兩千余首詩詞,又參考東坡文集和后人筆記百余種,考證堅實,筆觸細膩。正如作者在后記中所說,東坡自己的文字,當然是第一手好材料,第二個重要資料來源則是宋人筆記,至于其他傳記中廣泛流傳的蘇軾王安石金陵相見,大談政治,以及東坡買屋焚券的軼事,作者經考證后一概未予采用。

          作者首先從蘇家崛起說起,探尋蘇軾橫空出世的時代背景,作者這樣解釋:趙匡胤陳橋兵變,兩宋三百年風云拉開帷幕。宋太祖“杯酒釋兵權”之后,朝廷重文抑武,大范圍啟用文臣。奈何五代戰亂多年,讀書人少之又少,以至于宋真宗親作《勸學篇》遍陳讀書的種種好處。科舉致仕的風氣吹進四川,吹入西蜀,吹進“五世不顯”的眉山蘇家,這成了三蘇尤其是蘇軾文壇留名的大背景。

          作者秉持“無一事無來歷,無一字無來歷”的原則,在保證時間、地點、人物真實性的基礎上,以合理的想象與推演將其曲折而又豐富多彩的一生劃分為12個章節娓娓道來。余秋雨曾評價此書“是文字較為典雅的學術著作,大抵讓蘇軾以其詩文來自道生平,作者的歸結甚有見地”。

          第一章,蘇軾還是個“食蓼少年”。

          唐朝神龍年間,河北趙郡蘇氏落籍眉山,蘇軾之父蘇洵娶眉山富豪程氏女為妻,發奮讀書。蘇軾幼年時隨母親讀《后漢書》,立志要做范滂一樣的人物。蘇軾謫居黃州時,日課中有一項任務是抄《漢書》。他對友人說,自己前后總共抄過三遍《漢書》,第一次抄三個字為標題,第二次抄兩個字,后來抄一個字。友人隨便列舉一字,蘇軾應聲而誦,無一字差缺。

          李一冰描述宋朝守歲、四川二月農閑的蠶市,以及三蘇父子在來風軒讀書的場景,很容易讓人想起魯迅《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的懷舊感。

          1056年,蘇洵拜謁益州知州張方平、雅州知州雷簡夫,不求為官,但求舉薦賢達,二人合力將蘇洵舉薦給歐陽修。1057年,三蘇同時進京趕考,歐陽修誤將蘇軾的作品看作學生曾鞏所作,為避嫌將試卷取為第二。宋仁宗殿試蘇軾、蘇轍兄弟后,對曹皇后說:“吾今日又為子孫得太平宰相兩人。”這句話,日后救了蘇軾的命。

          第五章,蘇軾身陷“烏臺詩獄”。

          錢鍾書先生說,中國文人向來是文以載道,詩以言志,而以詩余的詞來言詩中言不得的志。蘇軾最初卻以寫詩為主。元祐黨爭時,以王安石為首的改革派主張變法,蘇軾則主張循序漸進。以司馬光為首的守舊派,反對變法,蘇軾又主張不可因循守舊。一心為民的蘇軾同時得罪了兩派,于是才華橫溢的他剛在仕途上嶄露頭角就連遭貶秩,始終得不到重用。

          1079年,蘇軾調任湖州知州,在《湖州謝上表》中因“愚不適時,難以追陪新進”之語得罪了當朝新貴,遂遭彈劾,在御史臺受審入獄,幾欲喪命。因御史臺中有柏樹,烏鴉成群,故御史臺又稱為“烏臺”,史稱“烏臺詩案”。后來,宰相吳充以魏武能容禰衡,王安石以圣朝不宜誅名士進行勸誡,太皇太后也以仁宗皇帝“太平宰相之語”干預,蘇軾幸免一死。如驚弓之鳥的他不得不謹小慎微行事,卻仍無法泯滅創作的激情。這是蘇東坡人生中最為黑暗的日子,也是李一冰先生一開始所著手寫作之處。作者仔細甄選蘇詩版本,反復推敲東坡詩詞背后隱藏的信息,呈現了中年蘇軾的窘境。

          第六章,蘇軾被貶黃州,后來去江淮與京華,再到杭州、潁州、揚州、定州、惠州、儋州,最后病死在北歸的路上,這個竹杖芒鞋輕勝馬,一蓑煙雨任平生的老者走完了他漂泊大半個中國的風雨人生。

          蘇軾被貶黃州團練副使時,有名無實,日子過得艱苦,以至要將每月的薪水分成30吊,掛在房梁上,每天只用一吊。后來,黃州知州同情蘇軾的遭遇,將黃州東門外一處山坡讓蘇軾耕種。蘇軾過起了半耕半讀的田園生活。因為山坡地處城東,故名東坡,后來竟成了蘇軾的號。在此后的日子里,這樣窘迫卻也快樂的日子成了蘇東坡的常態。

          把時間拉回到1057年,蘇軾中舉那年,范仲淹逝世。這個寫過“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文學家兼軍事家,沒有見到蘇軾以畢生之力把這句話融入到自己的精神深處。1101年,蘇東坡去世前兩個月,寫下絕命詩《自題金山畫像》:“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清人紀曉嵐在修《四庫全書》時讀到此詩,道:“寫出英雄失路之感。”換個角度看,蘇東坡政壇末路卻何嘗不是他在詩詞書畫等文學領域邁向巔峰的必經之路?

          同是天涯淪落人,同在俗世看俗塵。跟著李一冰先生的重新解讀,再看那些耳熟能詳的名篇,感受已經全然不同。“小舟從此逝,江海寄余生。”一生波瀾曲折,從此只在詞中見。人到中年,終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閑,集蘇軾詞偶得一句:“長恨此身非我有,此心安處是吾鄉”。

          正在故宮舉辦的蘇軾主題書畫特展掀起了又一輪東坡熱,賞過書畫,細讀此書,當有不一樣的體悟吧。

          • 編輯:方月月
          原創聲明:本文是北京旅游網原創文章,其最終版權仍歸北京旅游網所有,轉載請注明來自北京旅游網

          征文啟事

          為能讓網友分享自己美好旅途,記錄旅途美好回憶,北京旅游網特面向全球網友公開征集文旅類稿件。范圍涵括吃喝玩樂游購娛展演等屬于文旅范疇的內容均可,形式圖文、視頻均可。

          稿件必須原創。稿件一經采用,即有機會獲得景區門票、精美禮品,更有機會參與北京旅游網年終盛典活動。

          投稿郵箱:tougao@visitbeijing.com.cn

          咨詢QQ:490768046

          編輯推薦

            專題推薦

            文化北京

            我要查

            北京旅游網京ICP備17049735號-1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003號

            Copyright ? 2002-2021 www.8g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權利

            亚洲一区AV在线观看3D动漫